http://www.accreditednursingschoolsinflorida.com

中国共青团团歌《光荣啊中国共青团》:一首红

  5月4日,84岁的雷雨声打着红色领带,缓缓庆铃集团发零司车间内搭建的舞台,现场的近千人用持续近两分钟的掌声向这位共青团团《光荣啊,中国共青团》的曲作者致敬。

  “年轻的朋友,我爱你们!你们是明天的太阳,我今天和你们一起来唱团好不好?”虽然年事已高,日常出行要借助轮椅,但这一次,雷雨声站着挥起了双臂,指挥现场的团员青年高唱团。

  “青春喜迎十九大·不忘初心跟党走”庆祝建团95周年主题团日活动由此推向。雷雨声上一次返回故乡重庆已是34年前。今年,团九龙坡区委将他接回重庆,陪他在参加“五四”活动的间歇,在城市各个角落找寻魂牵梦萦的乡愁:吃一碗豆花、听一声轮笛、在当年骑马上学的道沿途找寻青少年的记忆。此间,雷老接受了本报采访,讲述团创作时的故事。

  共青团团是如何出炉的?雷雨声回忆说,这首不仅是个人创作的结果,也是从一线青年中青春气息而获得的灵感,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

  1987年5月,因创作《长江之》而出名的胡宏伟在《中国青年报》上看到征集团的启事后,顿感热血沸腾。他一口气拿出了五六个方案,经过反复修改,将《光荣啊,中国共青团》的词寄到了《中国青年报》。

  1987年10月31日,《中国青年报》刊登了10首从全国5300首应征曲中选出的团候选作品,胡宏伟的词排在第一位。

  这批词在音乐界引起广泛关注。雷雨声记得,当年秋天,音乐家协会(原中国音乐家协会辽宁分会)召开会议,时任丁明动员音乐家积极投身到团创作中去,为这10首候选词谱曲。

  当年雷雨声55岁,担任辽宁剧院副院长兼辽宁乐团团长。就是在这个会议上,雷雨声对《光荣啊,中国共青团》的词“一见钟情”。“胡宏伟写下的词让我看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回忆说,“真是好词啊!大气磅礴,看了让潮澎湃。”他当场决定为这首词谱曲。

  词作者的作品经过《中国青年报》的“二传”摆上了曲作者的案头,一首跨时代的经典曲就这样迈出了第一步。

  为了搞好创作,胡宏伟和雷雨声等人带着词深入工厂车间、田间地头,听取一线青年群众对相关词作的意见。

  “当时主要是听取对词的看法和。”雷雨声回忆说,团员青年的讨论非常热烈,“亲历这一场场的讨论,让我对词的内涵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更重要的是,感受到青年身上那种激昂向上的状态,我有了方向。”

  有了这一系列座谈的积累,很多音符在雷雨声的头脑里开始跳跃,“回来我就开始谱曲了”。

  “我最开始抓的意象就是‘五月的花海’。”雷雨声回忆说,自己联想到花朵延绵于原野之上的画面,便试图用音乐去抓住这个形象,“根据这个意象,我有了第一个框架和构思,总体上是按通俗曲的子去写。中国共青团团歌

  “但是,按这个框架,我刚写下第一句,在反复琢磨‘用青春拥抱时代’这句词时,就觉得原来的思写不下去了。”他感觉,“这么写下去,没有‘根’。”

  “词有这么大的气度,展现出了那么宽广的胸怀,过于抒情柔美的小调不能充分表达出词的气度。”雷雨声决定改变风格。

  “我反复研读词,很快就找到了感觉,决定将最初的‘五月的花海’意象与担当感结合起来。”雷雨声告诉自己,这首“一定得是进行曲”,充满蓬勃的朝气、符合热血青年的气质,同时也不能写得太“重”,否则就没法展现出青年的活力。

  这首很快完成了,“真正动手写曲子也就两三天,加上此前的座谈和构思,一共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在最后的优化阶段,词作出了两处微调,曲谱也修改了几个休止符。定稿后,由雷雨声的学生、著名指挥家刘云厚担纲指挥,组合了成年、青年、童声三种不同的音色进行了试唱,获得不少艺术家的“点赞”。

  《光荣啊,中国共青团》问世近30年来,经久不衰,堪称跨越了时代,但同时,这首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

  那时,中国刚开始,国人尤其是青年对国外的音乐感到非常新奇,“对于我所选择的这种相对传统的创作手法能否扛住那股强劲的‘外来风’,我虽然很自信,但仍然隐隐有一些担心。”

  创作完毕后,雷雨声将曲谱送给同行和朋友听,大家都叫好,“老指挥家余德秀也肯定我说‘你的想法对啦’!”

  雷雨声将定稿后,过一段时间就会听到关于这首的新消息:从入围几十首、10首到最后的两首PK,尽管不断接近目标,但他“还是很担心”。“不是担心这首能否当选、能否为我个人带来什么,中国共青团团歌而是担心我们所选择的这种艺术形式能否得到广大团员的真正认可。”

  完成曲的第二年,也就是1988年5月4日至8日, 中国青年团第十二次全国在召开,2027名代表出席会议,代表全国5600万团员。经与会代表投票表决,《光荣啊,中国共青团》被确定为中国青年团代团。

  表决时,雷雨声的作品和另一位知名作曲家的候选曲分别赢得了一些票数,而《光荣啊,中国共青团》获得了更多的支持。

  雷雨声当时已是华南师范大学音乐系主任、教授,消息传来,青年大学生在校园里到处海报、悬挂,到处都有人高唱这首曲。“这时,我不担心了,因为我发现很多青年是发自内心地喜欢这首曲。我感到很高兴。”

  “写团的时候,我就努力能把词蕴含的意义表现出来。”雷雨声说,自己更希望青年能在唱团的同时,感受到曲的意义,能够受到激励,从“唱好团的”进阶到“做好团的人”,把自己燃烧起的生命之光,奉献给所处的时代,担当起国家兴盛、祖国富强的责任。

  2003年7月22日至26日,中国青年团第十五次全国在召开,大会通过了关于《中国青年团章程(修正案)》的决议,将《光荣啊,中国共青团》确定为团,结束了共青团81年没有正式团的历史。(田文生 谭陈佳)

  

  总、国家、习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中国共青团团歌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广大文艺工作者要以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为主义服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两年来,文艺战线认真学习贯彻习总重要讲话,乘势前进、变化喜人,涌现出一批优秀文艺作品。我们收集刊登习讲述过的他熟读文学经典、心系文艺工作的一些故事,以飨读者。从中能感受到重要的思想力量,体会到那份深深的文学情缘。

  谷袖手而立,扬声道:“我以‘南斗封神’封了足下的‘三垣帝脉’,但以你的能为,这点儿雕虫小技,片刻自解。你这如佛如圣,驾驭七情,妙则妙矣,但在参详熟透前,还是少用为好。”原来谷眼力高绝,瞧出陆渐一身与隐脉劫力大有干系,若是封住他的隐脉,或许能够阻其疯狂。当今之世,万归藏、鱼死后,唯有东岛的‘南斗封神’能够封住三垣帝脉,阻碍劫力运转。谷对症下药,果然一举凑工,只是这么一来,谷惊奇更甚,心道这少年是何来历,竟能不受“有无四律”的约束,任意劫力真气,若是主奴结合生养,真气劫力相互抵消,威力均会大减,绝不会如此循环相生,共生共长,开创千古未有之奇迹。

  印象主义画家反对当时占正统地位的古典学院派,反对日益落入俗套、矫揉造作的浪漫主义绘画(Rontici),而是在C.柯罗、巴比松画派和G.库尔贝等人的写实画风的推动下,吸收荷兰、英国、西班牙、日本、中国等国家绘画的营养,同时受现代科学,尤其是光学的,认为一切色彩皆产生于光,于是他们依据光谱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来调配颜色。

原文标题:中国共青团团歌《光荣啊中国共青团》:一首红 网址:http://www.accreditednursingschoolsinflorida.com/shumapindao/2020/0727/2703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