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ccreditednursingschoolsinflorida.com

马来新闻频道西亚交接,好一出大戏

  94岁高龄的马哈蒂尔,是全球史中的一个奇迹。

  在今年2月24日之前,他保持着全球年龄最大的记录。在2月24日下午,马哈蒂尔突然辞去了马来西亚总理和所在的土著团结党荣誉的职位,在短暂回归担任过渡时期总理后,未能成功回归相位。

  马哈蒂尔主动请辞总理职位,立即引起连带效应。紧随其后,土著团结党慕尤丁宣布退出执政的希望联盟(以下简称“希盟”),希盟内部第一大党党的署理阿兹敏,率领其派系10名议员退出党和希盟,导致希盟在的稳定多数不再。

  随着在占有26席的土著团结党和拥有11席的阿兹敏派系退出希盟,马六甲州、柔佛州、霹雳州等州相继宣布当地的希盟。最高元首陆续会见222名议员,询问他们所属意的继任总理人选。

  2月29日晚,最高元首阿卜杜拉出人意料地宣布,土著团结党慕尤丁当选新任总理,给这场为时6天的暂时划上休止符。

  回顾当时马哈蒂尔辞去总理的出人意料之举,并非这场二月动荡的开始,更不是作为和平交接结束的表现,新闻频道而是国家顶层执政者内部和斗争外露中的关键一环,根源在于马哈蒂尔和党安瓦尔关于未来人的争执。

  “禅让”与“逼宫”

  马哈蒂尔与安瓦尔,在昔日朝堂之上,是的师徒,到了2018年马来西亚议会,两人又戏剧性地成为了互相依赖的盟友。

  选前马哈蒂尔承诺,若希盟执政,他不仅会帮助安瓦尔申请,还会在两年之后将总理之位交付安瓦尔。

  果不其然,有了马哈蒂尔带领的土著团结党加入,凭着马哈蒂尔主政大马近23年期间在传统马来人群体中积累的强大召力,希盟成功掀起了扑倒国阵的全民海啸。

  眨眼间,新闻频道两年前的交棒之约就快到来。在这一年多来,希盟短期执政成绩不佳,让不少支持的大失所望。持续流失,在日益分化的局势下,占马来多数的保守派,明显并不待见持立场的安瓦尔。

  而在部,还有马哈蒂尔刻意拉拢的阿兹敏与安瓦尔作对。坐不住的安瓦尔,频频在公开场合就的总理议题旁敲侧击,却只能眼看手腕更为老练的马哈蒂尔使着拖延战术。

  2月21日周五,希盟召开了截至马哈蒂尔请辞总理之前的最后一次理事会会议。从事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来看,安瓦尔发动党、行动党与诚信党,出强烈的逼宫信。

  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何时移交总理的问题,马哈蒂尔保持此前强硬的口径,称交棒的时间在今年11月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会议之后,没有给出具体的时间表。

  随后的周末两日,所有分属不同阵营的执政、在野党派没有丝毫,开始了高密度的活动。

  就在2月23日,亲马哈蒂尔的土著团结党、党阿兹敏派系、马来民族机构(以下简称“巫统”)、党、砂拉越政党联盟,以及在占有9席、与希盟共组的沙巴复兴党,召开内部会议,晚间还堂而皇之在豪华饭店晚宴。到此时,希盟的危机已是显露无遗。

  面对安瓦尔不断逼宫的压力,马哈蒂尔主动抽离自己在希盟的,致使后者遽然面临执政地位不保的危机,安瓦尔做出。

  而同时,马哈蒂尔又与砂拉越政党联盟交好多年的阿兹敏向巫统、党示好,伸出联合执政的诱人橄榄枝。

  在马哈蒂尔“两面骑墙”的暧昧态度下,执政、在野双方一时间摸不透他的真实意愿,出现不约而同他继续留任总理的奇妙局面。

  这时的马哈蒂尔恐怕没有想到,仅仅数日后,耍柄的他就将尝到旁落的苦涩滋味。

  “两面骑墙”权谋失败

  实行议会内阁制的大马政坛上,风云人物来来往往,吸引无数目光,他们的身边似乎总见得着慕尤丁的身影。沉浮政坛40多年,相比,慕尤丁被马国政情观察者形容为 “更加虔诚,更加安静,但缺乏魅力”。

  2015年,作为副总理的慕尤丁罕见公开他了6年的总理纳吉布,后者因“一马发展基金”一案卷入涉众甚广的丑闻。

  被纳吉布从内阁除名并结束数十年巫统党龄后,慕尤丁与同为巫统“叛者”的马哈蒂尔结盟,创建土著团结党并加入希盟,一人任土团党荣誉,一人任土团党,助力希盟在2018年中,终结了国阵在马来西亚历时61年的史。

  与马哈蒂尔和安瓦尔来回反转的恩怨情仇类似,昔日共享叛出巫统经历的马哈蒂尔和慕尤丁两人,建立正副手关系尚不到4年,又是多年明里暗里的盟友,却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剧变中成仇。

  就在3月1日上午,慕尤丁在国家正式宣誓就任马来西亚第八任总理后,马哈蒂尔发表声明称:“我感到被,尤其是对于慕尤丁。他用了很长时间策划这一切,如今他成功了。”

  如此戏剧化的场面,让人想起电视剧《纸牌屋》里的一句经典台词:“的朋友才是你最的敌人。”

  然而,大马政坛这场有些许冷幽默的棋局发展至今,还未到终盘的时刻。

  至少从马哈蒂尔的公开动作来看,在操弄以退为进策略、垂涎更长总理任期失败以后,他步履不停地内外,声称已经获得名议员的支持。

  同时,不甘心的他还亮出了后招,表示将在复会后的第一时间,提交针对新任总理的不信任,以此来验证看似捡了个大便宜的慕尤丁,是否真的在获得过半的赞成票。

  而在另一边,有可能就此失去角逐总理最后机会的安瓦尔表示,希盟亦决定在复会后,提交对慕尤丁的不信任。

  根据马来西亚,总理由最高元首任命,必须是一名“在最高元首看来应该会得到多数议员信任的议员”;如果总理不再获得多数议员的支持,就必须递交辞呈,除非最高元首在这名总理的下解散。

  看上去,谁都不想让慕尤丁在总理的宝座上坐得安稳,新闻频道但值得注意的是,就在马哈蒂尔与希盟两方就这一结果做出后,阿里夫发言称,原定于3月9日的“不太可能”如期召开。反对者针对慕尤丁的攻势,将无法按计划部署展开。

  原因呼之欲出,这场由高层引发的危机演变太快,震荡大马全国。在马哈蒂尔阵营、希盟三党、巫统、党等之外,另有一股具有相当分量的,也许是出于平定时局的考虑,意图给这场欲罢还休的纷争大戏,打上“剧终”的字幕。

  “坐收渔利”还是“短命过渡”?

  “慕尤丁是巫统的重要,在国阵中担任过副总理,也曾在希盟里担任要职。但他的人望只能算差强人意,并非各方阵营都能接受的总理人选。”

  在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华侨华人研究院研究员、马来西亚族群专家石沧金看来,马来人政部的愈演愈烈,马哈蒂尔与安瓦尔明争暗斗,给了慕尤丁从中“渔利”的机会,加之马哈蒂尔的出格言行得罪了王室,最终让最高元首选择了推崇马来至上主义、不是那么锋芒毕露、资质平平的慕尤丁。

  在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议会投票日当天,共有逾1200万选民奔向投票站,投票率高达82.32%,创下马来西亚历届最高投票记录。

  选举结果出炉后,时任总理纳吉布平静接受败选结果,并向马哈蒂尔表示祝贺。足以载入大马史册的这次过后,稳居东南亚前五经济体的马来西亚,成功完成建国61年来的首次政党轮替,实现转移平稳过渡,对此评价甚高。

  但本轮动荡开始以来,对于马来西亚多元族裔价值观受阻的担忧声音开始涌起。从长远来看,慕尤丁的当选,仅仅是作为一个过渡人物稳定局面,还是将会对马来西亚的生态产生深远影响?

  大马的?

  石沧金告诉笔者,慕尤丁是保守的马来人至上主义者,尤其是华人不看好他的。“如果他能协调各方利益和立场,稳住大局,使国家、经济发展步入正轨,那他‘善莫大焉’,会最终赢得支持。如果他让普遍不满的巫统、党强势回归,仍可能会引起马国政局动荡,他也可能是短命的过渡总理。”

  尽管此前加入了希盟,在马哈蒂尔领导下,土著团结党仍是马来民族主义的单一族群政党。

  “作为土著团结党党,慕尤丁被王室选中担任总理,对马来西亚发展并非有利:慕尤丁是马来为主的,它只是代表马来利益,所以,慕尤丁可能会进一步加强已经右倾化、马来人至上主义和化的马来西亚走势,对处于被动和边缘化的华人、印度人等少数族裔的前途也将不利。”

  石沧金向笔者表示,慕尤丁的上台使马来西亚的再次顿挫,也可能会使马来西亚政局陷入一定时期的内耗,因而影响国家稳定、发展,甚至可能使马国掉入“中等收入陷阱”难以自拔。

  石沧金认为,民选的希盟,出现了所谓的后门,只能说是马来西亚的。

  “这个后门是经由代表马来人、教、保守的皇室任命的,所以,慕尤丁的上台可能暗示着今后以马来至上主义为核心表征的种族主义、化乃至的强化,实质上也可能是马来西亚逆化趋势的延续甚至加强。”

  他表示,尽管目前有论者认为马哈蒂尔时代已经过去,马来西亚应该不会再出现马哈蒂尔那样的者,但马国的逆化趋势还是需要谨慎观察。

  他同时向笔者预测,慕尤丁将更倾向于以昔日国阵的政党结构为依托来组阁,让巫统、党重返执政联盟行列。“就看他在何时以何种方式来运作,他可能会尽量避免尤其是希盟的强烈反对。”

  作者 吴阳煜

  排版 兰凡

  看世界新出品

原文标题:马来新闻频道西亚交接,好一出大戏 网址:http://www.accreditednursingschoolsinflorida.com/xinwenpindao/2020/0329/264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